「古木陰中繫短篷,杖藜扶我過橋東。沾衣欲濕杏花雨,吹面不寒楊柳風。」;「烈烈寒風起,慘慘飛雲浮。」。不寒與烈寒,顯然是風的兩種溫度。

「風切」、「側風」、「東北風」、「西南風」,顯然是風的幾種角度。

「最大風速」、「最大瞬間風速」,顯然是風的速度。

選一個風和日麗,到鄉間、到塘邊,可遇上吹面不寒。選一個風蕭颯颯,到海邊、到山谷,可遇上烈烈寒風。搬來中型城市,最不習慣東北風呼號,家是東北風的集風區,收集風的呼號以及複雜錯綜的風切與側風,因為建築物與建築物不規則交錯,每到冬天,經常北風伴我眠。

有一次在淡水河邊,或許是好天氣吧!聚集許多燕子,飛上竄下,不顧方向,萬分靈巧,當時應該有風吧!「微風燕子斜」,不得不佩服杜甫的觀察入微、心思細膩。

曾經在新埔鄉間,看到風的速度藉著稻浪表演,風吹一面,方向一致,稻浪緩擺,恬然而舒適,是風,也是我。曾經在台北街頭,看到嚇人的鐵皮,藉著颱風的瞬間最大風速,肆虐;小孩那時小,我左右各拉一個,直到今日依然盤旋著可怕的風速。

嚴格說來,風,只有一種,卻有好多各表:涼風徐徐、春風拂面、寒風吹樹木、北風吹落雪紛紛。連秋天的風,都有不同解讀,秋天的風想當然叫做秋風,秋風肅殺、秋風瑟瑟、秋風秋雨愁煞人(秋瑾的詩)。秋天的風,又稱為金風,金風送爽,裊裊來金風,一夜金風吹成萬粟。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