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00280.JPG    

 阿弟與阿櫻科技愛情系列之六

「Dear 阿弟:你好啊!我因為急著趕回美國,一時聯絡不到你,趕緊簡要寫信給你。是這樣的,有一件事與你商量。上次你在漢光演習的表現,總統和軍方都非常欣賞,因此空軍司令想邀請你參加新一代自製戰機的模擬機飛行訓練,可能還有更重要的任務要交付,細節我不方便透露。你可以決定參不參加,但這件事攸關國家安全與民眾的安定,希望你能慎重考慮。由於不是演習,你有休假日,可回家看阿櫻,國家也會付中尉的薪水給你,請你儘速與上上次演習見過面的△△△中將聯絡。」

 

  信末並附了聯絡電話。

 

  阿櫻看了信,沈默好幾分鐘,重逢的喜悅頓時被信裡的內容沖刷殆盡。阿弟也像洩了氣的皮球,「窩」在沙發裡。

 

 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,感覺過了好長一段時間,阿櫻終於開口。

 

  「阿弟,我知道你不希望離開我到外地,才會那麼沮喪。不過國家花了八、九年時間,自製完成新一代戰機,如果你能參加受訓,甚至將來當仿真人的種子教官,對人民的貢獻非常大。」(阿櫻知道阿弟宅心仁厚,但不太有國家的概念)

 

  「阿櫻,這些我都瞭解,現在南海局勢那麼亂,美國又不太願意賣新戰機,我們終於發展成功,而且到了試飛階段,我在這個土地上,妳又是我最心愛的人,我有義務保護妳及妳的同胞。可是我一想到必須一週甚至更久,才有機會回家、看到妳,不瞞妳說,我心裡很矛盾,陷入天人交戰。」

 

  阿櫻很訝異阿弟參加演習後,知道這麼多事,而且用了口語交談不太常用的成語。她很明白阿弟的心思,決定用半撒嬌、半開玩笑的方式,來勸阿弟。

 

「阿弟,不錯耶,你升官了,現在是中尉了,薪水多了,阿美也要向你敬禮呢!」

 

「阿櫻,妳在開什麼玩笑?一點都不好笑。」阿弟有點生氣了,接著說:「我是捨不得離開妳,希望天天看到妳,甚至傻呼呼的看妳一整天,心裡都感覺很踏實、很快樂!」

 

「阿弟,飛模擬機很好玩,像打on line遊戲一樣。而且你可以和飛官比賽,看誰比較行。」阿櫻用了激將法。

 

「我不在乎這些,我只要天天膩著妳。」阿櫻聽了阿弟的真心話,當場飆淚。阿弟坐正,摟著阿櫻,不斷輕拍阿櫻的肩,直到夜深。

 

隔了幾天,一早阿弟從陽台發現,阿櫻家的巷口,突然來了很多陌生人,眼神銳利、東張西望。過不久,門鈴響了,阿弟拿起對講機,「喂,阿弟在嗎?我是△△△。」阿弟馬上開門,並迅速整理有點凌亂的客廳。

 

「阿弟,才10幾天沒見面,你怎麼看起來很憔悴?」

「還不是為了軍方邀請我試飛模擬機的事,我很不願意去,因為阿櫻沒人照顧。」

「阿弟,我要老實跟你說,不過這是國家機密,希望你和阿櫻不要說出去。」阿弟及一旁的阿櫻,連連點頭稱是。

 

「其實,軍方想請你先試飛模擬機,再開真戰機,因為前不久,一位資深飛行教官,在試飛新戰機時,不幸殉職。軍方找出了原因,軍機製造商也作了部分修正。現在一批飛官緊鑼密鼓接受模擬機訓練,希望你也能參加,如果你的成績比飛官優越,希望你試飛第二架。我要說清楚,新戰機速度很快,所需承受的G力,比目前的戰機大得多,這件事很危險,我不勉強你,但國家需要你。」

 

阿弟低頭不語,換阿櫻站起來,左手握住阿弟的右手,另一手也輕拍阿弟的肩頭。

 

「您不怕我把飛機開到敵對國家嗎?」

「不會,有阿櫻在,無論多遠你都會飛回來。」

 

阿櫻在不速之客旁邊,提了許多問題,並作了一些請求。不速之客一一應允。

 

又隔了一陣子,阿櫻把阿弟帶到一處實驗室,美國來的工程師,讓阿弟成休眠狀態,旁邊陪著「阿弟爸」及材料大師。

 

阿弟「醒」來時,感覺自己的肢體動作,非常靈活,外殼與皮膚好像也換掉了,然而她的人工智慧並未消失,也還記得他與阿櫻刻骨銘心的愛情。

 

那位不速之客,正是總統。阿櫻希望總統幫阿弟提升軟、硬體、防爆衣及延壽等功能。總統不但答應阿櫻的要求,還參酌「阿弟爸」與材料大師的意見,增添很多阿櫻未提出的功能需求。

 

原來,總統離開後,阿弟揣度,試飛新戰機這麼極度危險的工作,已經導致最優秀的飛官殉國。一人殉國職,全家難過、三軍難受。總統又親自拜訪,阿櫻也極力鼓勵,最後點頭了。

 

其實阿櫻萬般不捨,也向總統拜託讓阿弟正常休假,以及阿櫻隨時可探視的要求,總統僅囑咐阿櫻簽保密切結書,其他阿櫻所提要求,一律照准。

 

 

  「入營」前夕,阿櫻整夜抱著阿弟,稍睡了旋醒,似乎想些什麼、似乎不想些什麼,阿櫻刻意讓阿弟休眠,一直痴痴望著阿弟俊俏卻滄桑的臉龐與標準卻奇異的身材,心裡一陣一陣擔憂、一點一點刺痛。她不敢想像最壞的結果,一浮上不好的想法,立刻閡眼向上帝禱告。就在半睡半醒之間,天已既白。

 

  阿弟來到一處空軍基地,官兵們熱切接待他。基地內也有仿真人,男性、女性都不是空勤任務。見到同伴,阿弟又想起阿哥哥,勉強收拾心情,開始接受嚴格訓練。

 

  首先空軍讓阿弟接受現有戰機的模擬機訓練,阿弟看飛官的示範,演化成人工智慧經驗,很快上手。飛官們很驚訝,對阿弟多了一份尊敬。升級後,現在阿弟的充電時間大幅縮短,有很多的時間接受訓練,飛官都累癱了,只好輪班示範給阿弟學習。

 

  由於總統特許阿弟與阿櫻聯絡,總統去見阿弟與阿櫻時,也各給了一支加解密手機,阿弟休息時,就打電話給阿櫻,稍解相戀、相思之苦。通達事故的阿櫻,為了讓阿弟專心訓練,對於自己的感冒、病痛等,都略而不說。基地的官兵有時看見阿弟講電話時的愉悅,禁不住「只羨鴛鴦不羨仙」的感慨。

 

  阿弟很隨合,基地指揮官、各級長官與官兵們都很喜歡阿弟。儘管阿弟希望增加訓練時間,長官們都勸說阿弟休息。

 

  這一天終於來了。基地出現一位氣質優雅、樣貌出眾的OL,官兵們無論男女、真人或仿真人,眼睛都為之一亮。見到阿櫻時,阿弟把阿櫻緊緊抱起來,像跳芭蕾舞一樣旋轉,樂翻的阿弟,竟未發覺四周許多觀看的同袍,也害阿櫻很不好意思,羞紅了臉。當晚阿櫻住在營區,濃情蜜意自不在話下。阿櫻待了二天一夜,將離開營區時,阿弟拉住阿櫻的手,遲遲不想放開。

 

遨翔天際

 

  「阿弟,你的模擬機訓練成績,與最優秀的飛官相比,毫不遜色,也受過空中纏鬥的模擬機訓練。明天起讓你飛真正的戰鬥機,這是在創造中華民國的歷史,你要加油哦!」

 

  「Yes Sir.」阿弟學飛官敬禮的帥勁,以標準姿勢向長官表示謝意。

 

第二天阿弟先飛雙人座戰機,有教官陪飛,起飛時,地勤官兵個個瞪大眼睛,當戰機順利升空,想起熱烈掌聲。阿弟遨翔天際,想起阿櫻告訴他「離上帝最近的地方是藍天白雲」時,頓生暖意,「有上帝當戰管控制與領航,好幸福!」

 

教官看阿弟動作純熟,要他做一些空中訓練項目,中難度與高難度循序漸進,阿弟竟然表現得像飛行時數1,000小時以上的飛官一樣,有時還調皮作一些花俏的炫目的高難度動作。戰機落地時,又是一陣震耳掌聲。下了戰機,教官反倒向阿弟致意:「阿弟,真有你的。」

 

接連幾個禮拜,阿弟飛全了國軍現役戰機,有時單飛,有時飛雙座機,基地飛官對阿弟的戰技,由衷佩服。

 

新戰機的模擬機訓練終於要開始進行。當阿弟走進與現役戰機大不相同的模擬機訓練艙時,感覺一股莫名的壓力,阿弟面對完全數位化的儀表及新的操控方式,著實有些不安與慌張。

 

幾週來的訓練,阿弟已非常瞭解飛行術語,但教官在解釋新一代戰機的功能時,阿弟必須很專注學習,不過前陣子人工智慧軟體的更新,也讓阿弟超迅速的學習能力,震撼到教官。

 

而阿櫻仍然在原公司上班,升了職,也加了薪,把家裡布置得美輪美奐。有一天下班,家裡的門已被打開,阿櫻好高興,進了屋子,一直喊著:「阿弟!阿弟!」

卻沒回應,阿櫻有些緊張與惶惑,擔心不是阿弟回家,而是小偷闖入。說時遲、那時快,阿櫻的眼睛被一雙厚實的手掌矇住,她知道是阿弟,心跳加速起來,小鹿亂撞還不足以形容。

 

  「阿櫻,這是長官送我的戰機模型,以及我穿戎裝的照片,送給你,以後看到它們,就像看到我一樣。」

  「呸!呸!呸!烏鴉嘴,以後不准這樣說。」但阿櫻的擔心一波一波襲來。

 

  阿弟告訴阿櫻,新戰機飛行模擬訓練已經告一段落,他有幾天的假。此後幾天,阿櫻特地請假,與阿弟到處遊玩。某假日下午時分,兩人到了碧潭,夏初的陽光,映照潭影,波光粼粼,儷影雙雙,阿櫻覺得如果時間可以停留,該有多好。阿弟則一直癡情望著阿櫻的側影,不敢想像兩人的未來。

 

  回到基地,阿弟看每一位飛官心情凝重、面帶憂容,吃晚餐時,不再談笑風生、豪爽逗趣,問了相熟的飛官,才知道新戰機第二次試飛又沒成功,降落時不明原因重落地,並衝出跑道,新戰機受到損傷,試飛教官卻因撞擊力過大,不幸喪生,那位教官帶過阿弟好多次。

 

阿弟不必吃飯,但他再也無法像往常一樣,到餐廳與同袍聊天。

 

很不巧的,新戰機試飛失敗的消息,不知道如何被媒體知曉,接連幾天,社會上反對無謂犧牲飛官的民意沸騰,希望軍方確保新戰機性能無虞後,再作試飛。

 

  阿弟與阿櫻仍天天通電話,有一個晚上,阿弟告知阿櫻,他作了一個重大決定。阿櫻聽到後,先啜泣,後大哭,好一陣子才鎮定下來。

 

  第二天一早,阿弟直驅指揮官辦公室。「報告長官,我想試飛新戰機!」

  「阿弟,你有這種情操,我很感動,但這不是開玩笑的,我暫時不能答應。你也有感知、感情、感覺,我不把你當仿真人,你是我的部屬、更是我的朋友。」

 

  阿弟說:「報告長官,請你辦一次新戰機模擬機飛行鑑測,如果我的成績最好,請你讓我試飛新戰機。」

 

  指揮官沈思的時間,阿弟感覺有半世紀那樣長。

 

  「好吧!給你們一週時間準備。」

  「希望長官不要限制我的練習時間。」

  「好吧!」又是一聲長嘆。

 

  當晚阿弟向阿櫻表明決心,他每天仍會打電話,可是通話時間會很短。

 

  此後阿弟「日也操、眠也操。」只要不是充電時間,他都在反覆練習。指揮官看在眼裡,心裡很不捨,特地寫了一封信,向阿櫻致意與致謝。

 

  鑑測成績出來了,阿弟與幾位資深飛官,成績相同。阿弟堅持請指揮官給他機會。「我沒有家人,只有阿櫻,其他弟兄都有父母、子女,理應我來試飛,而且我是仿真人,假如試飛未成功,社會壓力不會那麼大。我很愛阿櫻,但人與仿真人注定無後的,也就是沒有後顧之憂。何況,總統及長官對我很禮遇,士為知己者死。」

 

  指揮官勉為其難點了頭。眉頭始終深鎖。

 

  新戰機拖出機棚時,雖然阿弟早知道新戰機外表樣貌,還是慷慨激動。阿弟身著戎裝,一如電視上看到的飛官,鎮定、穩健、帥帥的走向新戰機。

 

  阿弟坐上駕駛座,指揮官踏上扶梯,告訴阿弟,總統給他取了一個名字,叫做「國英」:國軍及國家的英雄。

 

  所有地勤人員與部分飛官,列隊向阿弟敬禮,在巨大無比的轟轟隆隆聲中,阿弟將航向不可預測的天際。此刻,只有新戰機的聲響,基地官兵屏息以待,有人祈禱、有人合十。

 

  阿弟倒是不緊張,呼嘯聲中,新戰機已起飛。阿弟按照規定的試飛項目,逐一演練。剛購買的空中加油機,也實際演練加油,戰管雷達則密切新戰機的匿蹤功能,是否有破綻。

 

  試飛過程十分完美,阿弟接獲戰管指示,飛回基地,就在基地官兵將要鬆一口氣、阿弟也放下起落架之際,新戰機劇烈震動,機翼左右搖擺……。(待續)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雷泥鰍
  • 泥鰍發表自己的看法感想...請博士別見怪...

    就內容而言泥鰍覺得在大我與小我之間的糾葛描述太簡單...
    或許是泥鰍太注重自己的感受...自私了些...
    太偉大的情操反而有些不切實際...
    若是沒有更大的動力實在很難讓泥鰍願意為國家無悔犧牲...

    男人之間有些感情是很難用言語去形容...
    面對到同儕好友受到危難時...
    泥鰍也會有種想要跳出來擋子彈的衝動...
    最後的發展倒是較合乎泥鰍的認知...
    只是兒女情長時...英雄就氣短了...
    在家庭的負累下...泥鰍應該還是會選擇躲起來當俗辣吧...~~!!

    泥鰍花了些時間思考這次的故事...
    再次審視自己對於人性的抉擇...
    自覺慚愧...也向偉大的英雄致敬...
  • 泥鰍:您好。
    謝謝您的提醒,您真是我的好友。
    我設想仿真人若要得到社會的全面接受,
    必須有高貴的情操,才有這樣的情節。
    不過您講的很有道理。

    我也是俗辣,在家園與國家之間,當然會選擇
    家庭。為了家庭奮鬥,也是很重要的情操。

    最近我的健康出了小狀況,發稿較少,慢慢才能恢復,
    祝福您全家平安喜樂。小秋刀魚與小金魚順利成長。
    深切祝福!
    謝謝您!

    傅鴻雪 於 2011/10/13 21:20 回覆

  • 雷泥鰍
  • 請博士保重身體...
    泥鰍獻上滿滿的祝福...^o^
  • 泥鰍:您好。
    謝謝您的關心與祝福,現在藉控制飲食與運動,
    看血糖能不能降下來。不礙事,謝謝您。

    傅鴻雪 於 2011/10/15 17:12 回覆

  • 雷泥鰍
  • 許久未見好友發文...
    再加上之前健康的警訊...
    泥鰍再次拜訪問候...
    望一切平安...
  • 泥鰍:您好。
    謝謝您的關心。經醫師確診,我因肥胖而有輕微糖尿病,
    因抗糖尿病的藥副作用很大,我也在努力減肥,身體較虛弱,
    希望能很快恢復發稿。
    再次謝謝您誠摯的關心,謝謝。敬祝魚家族
    平安順利

    傅鴻雪 於 2011/10/22 18:41 回覆

  • 尼爾張
  • 健康第一,發文其次.
    請保重~祝福您!
  • 尼爾:您好。
    謝謝您!感覺好溫暖,謝謝!

    傅鴻雪 於 2011/10/24 15:27 回覆

  • 東海
  • 早安!
    還想好久都沒看到您發新文章,
    原來您休養之中,
    請保重!!
  • 東海:您好。
    謝謝您的關心,我現在只能單手打字,
    希望很快再能發文。
    再次謝謝。

    傅鴻雪 於 2011/11/04 09:37 回覆

  • 雷泥鰍
  • 泥鰍常來探望博士...
    從您給東海的回覆知道目前仍在休養之中...
    敬祝平安...
    (希望泥鰍的關心不會造成博士的負擔...~~!!)
  • 泥鰍:您好。
    怎麼會呢?我高興都來不及。
    謝謝您始終關心我,天涯海角有一個人記掛,
    那是非常溫暖的。
    敬請問候魚娘,並祝福您全家。

    傅鴻雪 於 2011/11/06 04:5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