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0906_阿弟高爾夫球場.JPG  

阿弟與阿櫻的科技愛情系列之五(2021年)

 

  在地震當下,總統由隨扈護送,到地下碉堡的另一端「災害應變指揮備援中心」,因事發突然,僅維安人員與軍中高層知曉。雖各縣市設有防災中心,但天氣巨變越來越激烈,早幾年中央消防單位,便與國防部合作,建立災害應變指揮備援中心,與國防部的四處隱蔽碉堡,相距不遠。

 

  由於台灣地震頻繁,災害應變指揮備援中心,有其必要,且需堅固異常的建築體,及各式各樣的資通訊、衛星設備,雖不若國軍隱蔽式碉堡那般敏感,然人命關天、百姓為大,災害應變指揮備援中心如果也「受災」,如何能指揮各地救災,而與隱蔽式碉堡共構,並以通道連接,不僅省成本,必要時一些設備與人員還可相互支援。

1000906_阿弟二.JPG  

 

  阿弟的地震儀測出地震強度是芮氏7.8級,阿弟相當緊張,就在焦急之際,軍中高層接到電話,立刻授意阿弟到災害應變指揮備援中心,只見災情不斷傳進來,總統看起來指揮若定,中心內忙碌異常。

 

  不久從斷層附近重災區傳來不幸消息,一個只有200多人的偏鄉,因建築結構普遍不堅固,房屋多半坍塌,死亡人數逐漸攀升。總統迅即做出決策,他要火速到那個重災偏鄉,實地了解,並關懷、慰問受傷或家屬傷亡的民眾,總統知道阿弟的能耐,再加上演習期間阿哥哥與阿美的表現,命令三人同行。

 

  總統車隊可以用飛馳形容,三位仿真人與一位軍中高層同車,因救災視同作戰,軍中高層一直向阿弟發問,阿弟的「地震救災知識庫與專家系統」適時派上用場,阿弟也用身上小印表機,印出標準作業程序(SOP)。早先在災害應變指揮備援中心,消防單位已調集發電機、吊車等救災設備。

 

  阿弟等「人」到了災區,簡直被殘破不堪的景象嚇壞,已過了幾個小時,還有民眾被壓在瓦礫及山上滾落的大石堆裡。部隊與救難人員不停救災,略有涼意的偏鄉,救災人員全都滿頭大汗。一排已用屍袋裝著的遺體,讓阿弟流下「男兒淚」。

 

  一旁的阿美突然想起,她有生命探測儀的功能,阿哥哥自告奮勇,陪阿美到救災人員來不及探測、被大石群壓倒、距山最近的瓦礫殘堆,尋找有無生還群眾。走路途中,間或歡呼聲傳來,表示又有傷者被救出。阿美的生命探測儀是最新儀器,比一般探測儀更敏銳、不必貼近即可偵知有無生命跡象,在被幾個巨大石頭(每個約有幾百公斤)壓垮的房屋附近,阿美的生命探測儀探測到有人被壓在石堆瓦礫間,阿美與阿哥哥於是加快走路速度,阿哥哥走路不似阿美靈活,一個不小心被凹凸不平的「路非路」絆倒,阿美不知那來的力氣,一把抓起阿哥哥的手,艱難前進。

 

  那時已近黃昏,沒有照明設備,雖兩「人」都有紅外線夜視功能,畢竟不若白天,阿哥哥與阿美找了一會,才看到一人剛好卡在斷牆空隙,上有石頭壓著,旁邊還有幾個大石,阿哥哥救人心切,也未現場救災過,急著搬開石頭,並囑阿美,在他搬開石頭那瞬間,請阿美抬起斷牆,拉起那位稍有年紀傷者,兩人以「3、2、1、搬」為號。

 

  人順利救出,阿哥哥沒立刻走開,眼望四方,試著尋找是否另有傷者需要援助,卻未料到搬動了中型石頭,導致原來救搖搖欲落的幾個幾百斤大石頭,因缺乏支撐,接連滾下……,阿美彼時已拉出傷者,抱起來走向臨時救護站,阿哥哥卻被壓個正著,很不幸的人形變成扁平。

 

  阿美聽到巨大聲響,手上緊抱傷者,回頭看到巨石壓扁阿哥哥,可憐已無搶救時機。

 

  在那同時,阿弟陪著總統慰問傷者與家屬,並要阿弟啟動全部的地震救難專家系統,用「眼睛」幫總統錄下統所有下達的救災指令與災區影像。不久一位高階軍官飛奔過來,以極為哀傷的語調,報告阿哥哥為國捐軀的訊息。總統頓時不發一語,面容更嚴肅,而阿弟也聽到了,傻在當下。阿弟懂「人生無常」的意思,對好友為救人驟逝,既感哀傷,也以阿哥哥為榮。

 

阿弟頓時千百倍想念阿櫻。

 

第二天,大型吊車吊起大石頭,只見救難弟兄,各個掩面,阿哥哥全身破裂不堪,電子線路斷毀,肢離破碎。

 

仿真人救災遇難的消息,透過各種媒體報導,迅速傳播開來,整個社會對仿真人接受程度更高,幾無隔閡。阿哥哥沒有白白犧牲,除追諡上尉,追思會時,總統親至,輓聯上寫著:至仁至愛何仿真  真情真義真英雄

 

阿櫻「心」絞痛 

 

  另一方面,甫回台灣,就急著尋找阿弟、聯絡事情,時差又還沒調整好,阿櫻鎮日食不下嚥、夜不安寢,失眠加上不食,阿櫻又瘦了兩公斤。眼看回美國繼續參加研習,已迫在眉睫,阿櫻心裡一陣一陣絞痛。一時也沒有阿弟的消息,正為了是否再去美國,猶豫躊躇。

 

  阿櫻心想,距離研習結束,只剩兩周,再回去已學不到太多新知識;然而休士頓的仿真人製造專家與零組件供應商,她還來不及拜訪,如果能幫阿弟找到更好的人工智慧軟體,或提升阿弟功能的軟體,說不定能讓阿弟更高興,可以幫助更多人。正在苦苦思索的當下,阿櫻有一搭沒一搭的看電視新聞,突然,出現漢光演習的報導,記者抓的角度不錯,提到2021年的演習,也有仿真人參加,並拍到兩男一女仿真人的側影,雖無法完全確認是阿弟,而且畫面一晃即過,可阿櫻依稀認出朝夕相處的阿弟,心中「塊壘」放下。

 

奔波太平洋

 

  顧不得夜太晚、雨太大,阿櫻懷著不好意思卻也不得不為的的複雜思緒,敲了

阿弟「爸爸」家的門,想向他確認阿弟需要或升級(upgrade)那些軟體。「阿弟爸」很客氣,並不介意阿櫻太晚造訪。

 

  阿弟爸告訴阿櫻,連續兩年的漢光演習都徵召仿真人參加,第一年只有阿哥哥,今年又增加阿弟與阿美,「仿真人在軍事上的應用會越來越成熟、責任更艱鉅、當然也更危險。」阿弟爸有一點點哽咽及語塞。阿櫻也跟著難過起來。

 

  「最重要的,當然是動作的靈巧性,妳不想阿弟的走路姿態,與正常人一模一樣嗎?另外是膚質,歐美有幾家公司,結合蜘蛛絲、蠶絲與其他高級材料所做的仿真人衣,技術已發展了好幾代,非常成熟,甚至已經可以抵擋小型的爆炸;不過阿弟的外型材料剛換過,而且極為昂貴,同時要先確認阿弟的體型,像做西裝一樣訂製。」

 

  阿櫻大致有了底。第二天一早,阿櫻毅然重拾行囊,在機場候機室又打了一通電話給材料大師,再問問大師有沒有阿弟可增強的性能。「我給妳幾個公司的電話,請妳直接問問他們。但妳必須先思考清楚阿弟現在的『缺陷』,思考改進的必要性,並非每一項都要補足,否則妳會傾家蕩產。」

 

  飛機劃過天際,阿櫻又暫別故鄉,回鄉的目的沒達到,也不全然確定阿弟安危,此時的阿櫻非常軟弱,在飛機上不斷禱告,她也告訴自己要堅強起來,繼續研習最新的防救災與災害應變技術,並幫阿弟補強功能,於是吃了飛機餐,沈沈睡了一會,就開始思考阿弟所需的新功能。零組件或軟體的價格,不是阿櫻的考慮點,必要時賣掉台北值錢的房子,在所不惜。

 

謊稱已死會

 

  在休士頓,阿櫻白天認真聽講、發問,參加研習的外國人,都對這位來自台灣的女生刮目相看,還有幾位男士緬靦搭訕,阿櫻都善意謊稱:I am married.

 

  阿櫻利用Break Time時間或餐後休息,一遍再一遍、一通再一通打電話,全美國的仿真人製造商,全打遍了。甚至,下課時飛快趕去計畫拜訪,並已約好的仿真人製造公司。

 

終於,除了阿弟爸指點的事項外,阿櫻還有兩個關鍵的發現。阿弟身上主要的電路板,一家廠商已發明「延壽技術」,並取得專利,電路板的壽命可增加一倍以上,阿弟的「預防老化」,有解。另一項是萬一主電路板年限使用太長,硬體快不能用了,但人工智慧不斷演化,如果不必格式化硬體,換裝新電路板,即可無縫接軌AI的進化。理論上,如果沒有像阿哥哥那樣的重大意外,仿真人「再生」,可期。(當時阿櫻還不知阿哥哥出事的消息)而阿櫻已取得廠商的允諾。

 

  就在阿櫻有意外驚喜之際,阿櫻的電話響了,那端傳來熟悉又陌生的聲音,阿櫻喜極而泣,「阿弟,你怎麼失蹤了?你知不知道我趕回台北找你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?」一串連珠砲似的追問,阿弟淡淡的回答:「我被徵召參加演習。」阿櫻察覺一向開朗的阿弟,語氣非常奇怪,追問阿弟:「你是不是移情別戀了?我在電視上看到有你的同伴,而且還是女的哦!」

 

  阿弟哭笑不得,只好一五一十把台灣發生的事告訴阿櫻,雙方一陣沈默,阿弟忍不住說「阿櫻我好想妳,也很想念阿哥哥。」然後,放聲大哭。

 

小別勝新婚

 

  阿櫻回台灣的班機,清晨才會到,阿弟睡不著,乾脆早早開車到機場。其實仿真人能否開車,社會曾爭論一陣,後來贊成的一方,以車輛已有相當的智慧,自動煞車、360度環景偵測,技術進化了好幾代,還有「仿真人連動車輛系統」問世,可以在必要時,「人」車相互輔助;同時,若不讓仿真人開車,萬一發生緊急狀況,非得仿真人幫忙,該怎麼辦?後來才修改法令。

 

  凌晨時分,距離與阿櫻重相逢,還有四、五小時,阿弟坐在接機處,看著稀疏的接機人,覺得空曠蒼涼,心裡卻是暖暖的、興奮的、高度期待的。

 

  等待的時刻,特別刻骨銘心,阿弟不時望著大型顯示幕上「準時」或ON TIME兩個英文有沒有更改,還好一直都沒動。

 

  時間一分鐘一分鐘接近,阿弟時而端坐,時而踱步,班機降落時,索性站在出口處前方玻璃牆外,看監視器及走進國門的人,一秒一秒,阿弟感覺度秒如年。

 

  阿櫻出現了,推車上兩個大皮箱,阿櫻走向玻璃牆,兩人隔著玻璃握手,就在阿櫻與阿弟面對面時,阿弟緊緊擁抱阿櫻,不顧眾人眼光,把嘴湊到阿櫻軟厚的唇上,親了許久許久。

 

  回家的路上,自是有濃情密意、說不完的話語。只一次談到阿美,阿櫻就嘟著嘴,兩三分鐘不講話,阿弟的讀心系統,知道阿櫻在吃莫名其妙的飛醋,如果再講同樣的話題,可要打翻醋罈子。阿弟心情好得像中樂透,問阿櫻一個冷問題:「誰能讓動物上天堂?」

「上帝。」

「也對,但太正經了。」

阿櫻想了想,再回答「一人。因為一人得道,雞犬升天嘛!」阿弟很佩服阿櫻的聰明靈慧。

 

  回到家,阿櫻習慣先看信箱,拿了一堆信件。進家門,發現客廳書櫃上多了阿哥哥的相片。阿弟又沈悶下來。阿櫻遞給阿弟一封看起來是材料大師的信,阿弟趕緊拆開,大吃一驚,阿弟把信交給阿櫻,跌坐沙發…..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