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這樣一個既不擁擠、也非稀疏的中型城市,其實可以冷漠看著一塊區域的繁榮或衰敗、一條街的興旺或低迷、一家店的門庭若市或門口羅雀,有時慢如牛步翻轉,有時快速到令人乍舌。當然也可以熱切參與城市、街坊、店面的互動,品嘗人的質素,像開鑿一條引水渠道,把當地的民風,灌入到自己的心靈禾田當中。

20190429_一天一天過去圖二jpg.jpg

社區對面有一家牛肉麵店,頗有歷史,每次去光顧,都想到「長短腳之戀」,老闆個兒小,160幾公分;老闆娘瘦高,180幾公分。老闆頗有見地,論起時事或天南地北,每每有驚人之語、一語中的,因此我尊稱他「哲學家老闆」。夫妻倆很少吵架,可是吵起來不得了,天崩地裂,有一次實在吵得太兇,我趕緊逃開,避免被流彈波及。

相識六、七年,我知道他們「一天一天過去,一天一天繼續」,週二至週日開店、周一休息,日復一日。也很少去國外或長途旅行,通常周一休息日就是他們的出遊日,無論是否吵架或處在冷戰中,每到周一,老闆都會帶著老闆娘,四處遊山玩水,幾無例外,就像他們的店,一年365天,除周一例休外,都會開門款待客人,簡直是以天為單位的「報時器」。

    存在腦海裡的,是老闆一邊包水餃、一邊看電視的身影,以及老闆娘在滷味檯前的專注。店內老桌椅樸實,牆上掛著畫,突出的架上,有不少交趾陶,進門處有一只老而大的深甕,供客人置傘。然而,我還是喜歡另一面牆上,刻在木匾上的「陋室銘」,第一次看到這種珍奇,想不太通在嘈雜的店內,怎麼會有「無絲竹之亂耳,無案牘之勞形」的心境,難怪他是哲學家老闆、生活的哲學家,把一成不變的呆板,化成心境上的可以調素琴、可以閱金經。我也深為佩服他們的實踐篤行,幾十年歲月,天天包水餃、燉滷味、煮麵、熬湯、洗碗,一天一天過去,一天一天繼續。

20190429_一天一天過去圖一.jpg

據說,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,以及過世不久的林清玄,每天都逼自己不能停筆,村上春樹嚴格要求自己每天要寫2, 000字以上,不論能否發表;而林清玄如何錘鍊自己,並不清楚,但「一天一天過去,一天一天繼續」,肯定不假。

齊邦媛老師老年住進「長庚養生村」,肅筆寫「巨流河」,偶爾接待世界各地來謝師恩的學生,偶爾回台北老家,享受天倫,但更多時間,筆耕不輟,一天一天過去,一天一天繼續。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