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0909_阿倫家盆草.JPG    

A阿嬤家種的盆草,枯黃葉見生機

 

  兩個相近的辛酸,發生在屬於偏鄉的花蓮縣光復。家中經濟支柱頓失工作能力,高齡的兩位阿嬤,以堅韌的生命力,撐住困苦的家庭,而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的急難救助金,恰如及時雨,協助兩位阿嬷,在生活的危危顫顫中,穩住腳步,再奮力向前。

 

  高齡77歲的A阿嬤,先生早過世,只有一雙兒女,均已離婚。兒子阿倫(化名)本來還有鄉公所「臨時就業方案」的除草工作,收入雖不多,仍能幫助有三個兒子的妹妹阿麗(化名)。今年4月1日,命運捉弄,上工途中,阿倫被自用小客車撞到,右手及右腿嚴重受傷。

1000909_阿倫.JPG 1000909_阿倫縫線.JPG  

阿倫右腿縫線處,清晰可見。

 

  阿倫被送到花蓮慈濟醫院,因需肇事者簽名才能開刀,肇事者不僅遲遲不肯簽名,還撂下一句話:「頭犁犁騎車,才會撞倒我的車,叫他(指阿倫)去敷牛屎好啦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拖延了兩個禮拜,肇事者始終不肯簽名,阿麗實在怕惡化,擔心哥哥必須截肢,只好硬著頭皮借錢,僅僅右小腿內置支架,即需自費近9萬元。對於原本生活艱困的A阿嬤全家,無疑雪上加霜。

 

  在光復鄉基督教大安教會牧道已11年的謝恩河牧師,特別熟悉鄉民生活狀況,立即幫阿嬤申請急難救助金,約僅不到一個月時間,旋即撥下。(急難救助通過與否及撥款時間,視個案不同)。2萬元不是太大數目,但對弱勢又逢急難的家庭,意義非凡。訪談過程中,阿麗對救助協會與牧師,言真意切,誠摯說了多遍「很感謝!很感謝!」

 

  阿麗三個兒子都在科技大學或技術學院就讀,每學期必須申請助學貸款,才有辦法註冊。而阿麗在大富國小校長的協助下,做日夜間工友,上班時間從下午五時,到隔天早上七點半,工資以「日」計,每天僅450元。大富國小可選擇保全公司,但校長體恤弱勢,讓阿麗有這樣的工作機會,阿麗已很感恩。

 

  為扶養、教育小孩,阿麗不敢休息,每天上班,連節慶、過年,都不例外,是100%的全年無休,母愛不打烊,像每天24小時、一年365天都不熄燈的便利超商。

 

  還好,阿麗的小孩都很爭氣,可惜由於缺乏打工機會,阿麗必須每月給每位兒子4,000至5,000元生活費,是阿麗甜蜜卻沈重的負擔。等兒子畢業,還要當兵,阿麗肯定要再熬好幾年。現在的她,迫在眉睫的是,幫助哥哥復健,並與肇事者談和解。

 

  約兩年前,謝牧師也為阿嬤的婦女癌症,申請急難救助金。當牧師帶領我們禱告後,我也閉眼祈禱,求告上帝帶領阿嬤家趕快走出陰霾,因著上帝及祂差派的使者「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」及大安長老教會。

 

神愛世人並非口號

   上帝的愛,並不區別宗教信仰。

 

  走進B阿嬤的家,映入眼簾的是一箱箱的道教用金紙。阿嬤把一小落粗金紙,放上一張彩印金紙,十小落為一束,30束裝成一箱,一箱的工錢,才15元。

1000909_30束金紙.JPG 1000909_B阿嬤示範手工.JPG  

阿嬤熟練示範包裝金紙,做完左圖的工資才15元。

 

  B阿嬤是富貴人家之後,爸爸是日據時代的警察,叔叔是火車列車長,阿嬤一度經營建材生意,現在光復鄉遠近的一些特色舊建築,所用的建材,曾經都是阿嬤賣的,後因被大客戶倒帳,結束營業。

 

  畢竟是做過大生意、見過大場面的女士,阿嬤談吐不俗、滔滔不絕。然而阿嬤命運乖蹇,阿嬤的四位兒子中,三兒子阿維(化名)帶給阿嬤極大的身心重擔。

 

  阿維在89年就得了糖尿病,後來並有精神宿疾,常常走失,曾經有一次獨自走到花蓮縣壽豐鄉,那是很遠很遠的距離(如果我的估計沒錯,搭自強號至少要20幾分鐘),急壞了阿嬤。幸好阿嬤與警察熟稔,每當阿維迷途,警察都會好心通知。

 

  阿維的大哥是陸軍官校的退休老師,本想接阿維到高雄住處,就近到高雄長庚醫院接受糖尿病與精神疾症治療,可是阿維不習慣離鄉背井,阿嬤也捨不得、放不下心。講到傷心處,阿嬤突然涕淚盈睫,令人十分不捨。

 

  阿維現住在鳳林榮民醫院,透過救助協會與教會的幫忙,申請到「低收入福保」,除住院費全免,並每月補助7,000元生活費。阿嬤就靠這7,000元、老人年金3,000元,加上做金紙手工的不穩定收入(每月最多3,000~4,000元)艱辛度日。

 

  阿維的二哥,不久前因剪檳榔頭,受了一點小傷,卻演變成蜂窩性組織炎。如今又對檳榔過敏,一接觸檳榔,就會引發異位性皮膚炎,且由於胃部重大疾痛,無法工作。傷、病把他折磨得蒼老,看起來像阿嬤的丈夫,其實是二兒子。

1000909_B阿嬤二兒子二.JPG 1000909_阿維家後院綠油油.JPG  

阿維的二哥被傷、病,折磨得蒼老。

B阿嬤的後院綠油油一片,但願她們全家日後生氣盎然。

 

  謝牧師並未因阿嬤不是基督教家庭,而忽略了關懷,仍幫阿嬤申請急難救助金,上帝的愛在偏鄉愈發彰顯。

 

  提及阿維未住院前,鳳林榮民醫院會派車到家裡附近接阿維,阿嬤總要眼望阿維上車了,目光才會離開。說到這件事,阿嬤又淚如雨下,我當下忡住,一時無法以言語安慰,阿嬤隨即用衣袖擦拭眼淚,繼續與我們攀談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