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00078.JPG  

    「......,映日荷花別樣紅。」(楊萬里)

  「荷風送香氣,竹露滴清響。」(孟浩然)

  去植物園遲了,荷花大綻,似乎開始退縮。一大片的荷花池,酥人心目。但,荷葉上的失根荷花、水上漂浮的荷花爛殘,仍怵目驚心。

 

  遲了,卻看到生平未見的荷花撒嬌,只有照片與影像,可呈現撒嬌的嬌態媚影。

P1000105.JPG  

    

  大荷花池旁的小池,生態盎然,紅冠水雞帶著小後代,一步一優雅、一步一母愛。影片看不到媽媽餵食孩兒,動物與人類的母性,可沒兩樣。  

  大小池中間的步道,L拍到凌霄花及落英。

 「耽耽醜石羆當道,矯矯長松龍上天。

  滿地凌霄花不掃,我來六月聽鳴蟬」(宋.陸游《夏日雜題》)。

  P1000082.JPG  

  P1000089.JPG  

 

  今天,7月15日,農曆6月15,目掃凌霄、耳聞處處蟬鳴。

   將歸之際,中、小雨交互奇襲。

  在歷史博物館前,欣賞畢卡索不動畫作與先人會動的清明上河圖,在海報中,君子較勁。

   館前涼亭避雨最佳,垂柳、雨滴落下的漣漪,雙雙都是柔條。古人稱柳為柔條,漣漪由內而外柔柔擴散,也稱它柔條,直或圓,都算是柔條吧!

  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