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0706_一步一步走向反創造的悖逆中圖二.docx.jpg

車行過花東縱谷,經常可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檳榔樹,和周邊的山林,極不協調、極為突兀。有些山坡,甚至被刨得光禿禿,恐怕也是為了種植檳榔,剷除了原生物,只餘黃土向黃昏。

1996年的賀伯颱風,由於溪頭地區許多處濫墾、刨地種植檳榔樹,山坡的抓地力不夠,造成嚴重的土石流,霎那間急奔而下,大舅媽和她的媳婦,站著被活埋。

從桃園的竹圍漁港永安漁港的海岸,是千年藻礁的棲息地,何其珍貴,但一處天然氣接收站,藻礁的生存,受到嚴重的威脅。

20190706_一步一步走向反創造的悖逆中圖一.docx.jpg

過世的知名詩人余光中,在〈天方飛毯原是地圖〉有這麼一段:「神造世界,法力無邊,竟多采多姿,跟設計家所製的整齊藍圖不同,那漫長而不規則的海岸線,那參差錯落的群島列嶼,那分歧槎枒的半島,那曲折無定的河流,天長地久,構成了這世界的五官容貌,已變得熟悉可親,甚至富有個性。」

余光中教授的告別式,以基督教的儀式進行,儘管他是五百年一遇的文學奇才,卻對上帝美妙的創造,極其謙卑表達了無比的頌讚、頌揚與順服。

然而,人,包括基督徒在內,常常反創造、破壞創造,不知不覺悖逆了上帝,還一無所悉。

漫長而不規則的海岸,婀娜多姿,偏偏對它開膛剖肚。

參差錯落的群島列嶼,爭奇鬥艷,偏偏讓它明珠蒙塵。

分歧槎枒的半島展臂笑臉歡迎人,偏偏對它改容整形。

曲折無定的河流蜿蜒出曼妙姿容,偏偏讓它江河變色。

我們在天長地久的五官容貌上,毫不尊重的塗脂抹粉;在熟悉可親的土地上,橫加無禮濫挖,這是對上帝創造美意的破壞。

身體如果能恢復到上帝原先創造的質素,便不必太過憂慮病痛。

山河如果能恢復到上帝原先創造的容顏,便不必太過擔心崩頹。

氣候如果能恢復到上帝原先創造的和諧,便不必太過驚悸狂暴。

海洋如果能恢復到上帝原先創造的靄靄,便不必太過害怕咆哮。

然而,人會貪圖方便,隨手拋掉塑膠袋,謀殺了辛苦覓食的海豚。未妥善處理化學物質的排放,讓癌症幾乎屠村。也為了發展工業,使臭氧層破洞、北極融冰、氣候暖化,於是我們也一步一步走向反創造的悖逆中

 

無法揣度創造世界的上帝,心情是如何的痛心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