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0504_黃昏裡點起一盞燈圖二.jpg

只有此起,沒有彼落,像是會傳染。黃昏的街燈、家燈,試圖以螢火蟲的姿態,一點、一光、一亮,延續白晝的行進,抵擋暗黑的襲擊。

喜歡以前一句廣告詞:「為晚歸的家人,留一盞燈。」就是這盞燈,讓晚歸的家人,惦念著遙遠的歸途、思量著近鄉的情怯、期盼著家裡的溫暖。回到家,燈下一口熱茶,佐以家人的打呼,便是一幅明亮亮的好光景。

匆忙,讓人忘了留意黃昏的燈光,不一定是白色,紅綠燈、街坊透出的暈黃,以及突然插隊的秀異顏色,妝點穹蒼下,一片明明暗暗的天地。明明的,引路陪伴;暗暗的,善意提醒。直到白日再臨,便可歇息,等待著12小時後的「重新」,重新托住這明明暗暗的天地,給予陪伴、給予提醒,周而復始。

幼年補習,每次都要經過小孩最怕的墳墓區,當時政府貧窮,一公里沒有一盞燈。在驚懼、忐忑、慌張的氣氛中,累積了黑暗中的驚怖氛圍。儘管年歲漸長,開車行經不熟、無燈的山路,僅靠車燈照明,仍然難以揮除幼年餘下的情緒。

燈是不動的天使,發出的亮光是永遠無言的默默呵護。

黃昏時,為自己點起一盞燈。

當行走越來越慢、膽子越來越小,走到人生的黃昏,體會到「夕陽無限好」的虛幻意境,為自己點一盞燈,也許是讀經、聚會,或者是太極、詠春、八段錦,甚至是唱歌、跳舞、旅行、閱讀,以生活步履的曼妙,點亮黃昏的夕陽無限好。

黃昏時,為別人點起一盞燈。

體會到他(她)心情越來越憂悶、舉足越來越躊躇,走到生命的困惑,處在「疏雨夕陽中」,那麼,為他(她)點一盞燈,挑起、擔負黃昏街燈的陪伴與提醒,以溫暖,融化黃昏的陰陰鬱鬱、裹足不前。

特別是在黃昏、特別是在低沉、特別是在山窮水盡疑無路,點起一盞燈,為自己,或者為他人。因為,李商隱說過:「天意憐幽草,人間重晚晴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