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0427_慢,看得更真切圖三。.jpg

最近坐骨神經鬧情緒,必須一拐一拐走路,走路速度約只有平日一半。慢,看得更真切,可以盡覽眼前180度範圍,許多以前因騎車或開車錯過的細微景致,都一目了然。

老街溪公園跨過溪的小橋,欄杆是網格式的設計,蛛蜘喜歡在此結巢張網,在橋上散步,一晃而過,肯定看不見蛛蜘令人觸目驚心的五彩斑爛、纖細無比的網線,以及網羅中的囊中物。觀察蜘蛛,必須停下來,細細看、慢慢瞧、相看兩不厭。所以,最慢是「行止」,停下來,靜下心,許多慢中的天地就真切起來。只要心夠靜、眼睛夠靈明,眼目甚至可及纖毫。

20190427_慢,看得更真切圖一。.jpg

對花的鑑賞,也需停步,即使是同一品種,每一朵花的花瓣、花蕊、花瓣顏色、花蕊顏色、花蕊在花瓣內的布局(排列),都不相同。近近看花,才看得見每一朵花競艷的姿態,大而化之或楚腰纖細。

讀琵琶行,一句「嘈嘈切切錯雜彈,大珠小珠落玉盤。」肯定是行止、停步、坐看之後的觀察,還要融入一些哀傷的情緒,佳句方得。

20190427_慢,看得更真切圖二。.jpg

定、靜、安、慮、得是治學方法,也是生活美學的提煉、甚至是生活神學的演繹。例如,桐花隨風輕輕飄落,落地形成花毯、花路或落花簇集,構成極為舒愜怡人的畫面,自自然然,就很漂亮,如若由人精心鋪排、重整,就會完全失去自然成就的和諧與美感。我停在一旁觀察,一遍又一遍,都看到創造的奧妙、自然的力量,的確很不可知、很不可測、很難真切體察何以從飄落、遍灑,有一種莫名的力量,指揮這毫細的運行。而這些纖毫,只有定睛看著、看著,才看出一點端倪。如果不相信,建議利用桐花季節,到桐花樹下,找到一處落英繽紛,先記住原先的模樣,再隨意擺上或構圖重組幾朵,之後會發現,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。

慢的視野極寬闊、視角極犀利,看得真切、看得了然。

20190427_慢,看得更真切圖四。.jpg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