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。花,接力綻放;人,絡繹於途。

IMG_7760.jpg

暖冬花開早,讓人措手不及,春的信息,一下子在公園、田邊小徑炸射。春天特有的白色,就在枝枒間靜靜悄悄、無聲無息傳開。花信,似乎不需要防備,花況,在螢幕上隨時迸出,欠缺的是,「現在就出發!」那份豪邁與閒情。

公館捷運站臨台大的一處出口,一出電扶梯,白色的、圓滾滾的流蘇,撲面而來。那時候,見識到花柔的震撼。過了一年,花況不再,吐花零落,反倒是台大活動中心前的流蘇,作柔與美的接力。

三義有一處桐花小徑,桐花夾道,小徑原本古樸,下雨過後,桐落紛紛,有若走在桐花舖成的地毯上,棉柔舒適。過兩年後,再度尋訪,只留紅土依舊、桐花稀疏。

今年繽紛,明年未必燦爛,賞花宜當下,把握時機,快門一聲!

記得有一年,中央大學中大湖臨田間那處,流蘇盛開,枝幹垂低,白花映水面,當黃昏時刻,金色的陽光遍灑,L以「金波流蘇」稱之,難以描摹,只能以「漂亮」、「美麗」形容,只可惜,流蘇滿湖邊、金波襯花白的景致,再也沒看到。

東海大學的木棉道,當花期漸暮,行走其中,不小心會被打到;踏到落花,不小心會滑倒。也許路遠,或者擔心不復「初相見」的悸動,始終未再尋訪,當成一生一遇的圓滿或淒楚,也就夠了。

IMG_0594.jpg

五月尋桐,那是大事,去過苗栗的客家大院、三義的僻徑、大溪的古道,以及按著桐花季網站引導的無數「探花」,總感覺美到屏息的那一次之後,就一年不復一年。

雖然每種花,都有花語,花卻是不語,以無聲向人類發出某種信息,也許必須調整心靈的頻道才聽得到,或者永遠聽不到。那麼,望著它,細細感知花開那一瞬巨大的生命爆裂,想必是它畢生的力氣,才換得一次完美的展開。綻現了,也就終了了,歸入涵養它的黃土、紅土,彼此相擁為伴。

花間詞以溫柔婉轉、隱約含蓄、清新典麗、甚至濃艷華美著稱,多半發抒閨情,難及大義,不過,花間派的代表人物溫庭筠,留下這句「過盡千帆皆不是」的耳熟能詳。我則想著,「賞過繁花皆不是」,是不是有一種花,始終藏在心裡,從來沒出現、從來沒看見,既無如今的美絕、也無往後的殘落,而它,依然有「不知為誰花解語」的花語、有「踏花歸去馬蹄香」的花香?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