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0824_傷痕蛻皮白千層圖三.jpg

相傳撕下白千層即將掉落的樹皮,在樹皮上寫情書,戀人便能白頭偕老。

美麗的傳說讓人有一種想像與期盼,真實的白千層,粗曠卻惹人憐惜,無法確知多久會脫皮,剝了皮會不會再恢復?看到白千層,幾乎每一株都有樹皮剝落的傷痕,每日每朝,不掩傷口,年輪年年擴大、枝葉歲歲吐新。

20180824_傷痕蛻皮白千層圖二.jpg

極富詩情與詩意的名字:白千層;樹皮白色,來自於木栓形成層,每年向外生出新皮,並將老皮一層層推出。

記憶中,白千層的樹皮,今日脫落,明日復又長出,彷彿樹體本身有源源不絕的「生長激素」,以及時時蓄勢迸發的「生命動能」。

中央研究院的網站說,白千層原產於澳洲、印尼、馬來西亞等地,於日據初期引入台灣,因此在許多日人建立的校園、公園,如台大、師大、台北植物園、台中公園、屏東公園等,都可以見到百年老齡的白千層。有一次在中央大學不遠的過嶺,驚艷於小小棵的白千層,幼株皮已脫、年幼即滄桑。

 

20180824_傷痕蛻皮白千層圖五.jpg

人,也有白千層,是天生、遭火吻、遇車禍、或有他因。有的,容顏剝落;有的,身形殘缺。他們現身在人群中,提醒我們生命的躍躍踴動。也許容顏、身形、甚至器官,少許剝離,卻在一次又一次的奮發翻騰中,再生一層又一層的「新皮」。

人的身體,就是白千層,老邁時,各種器官的功能漸失、漸弱,有若白千層的脫皮,有一天,大部分器官不堪用了,便嚥下最後一口氣。但人的器官,不會再生,白千層卻能新皮換舊皮。

就近看白千層,其實是傷痕累累的。還未剝落的樹皮,已然裂成小片小片,等待脫離。已經脫皮的部分,像骨、肉朽壞的傷口,令人不敢直視。不過,人群中的白千層,無畏於世俗眼光,坦然悠遊於以貌取人的現實社會,像一隻立定於高峰的雄鷹,俯視群鳥亂舞的吱吱喳喳。

20180824_傷痕蛻皮白千層圖六.jpg

如果碰到人群中的白千層,除了肅然起敬,其他的同情與施捨,似乎都是多餘。有幾家速食連鎖及超商,願意聘用白千層,世人的眼裡其貌不揚,可他們像真正的白千層,耐旱、耐鹽、抗風,在任何艱難困頓的惡劣境遇,都能吐枝、蛻皮,而且穩穩站在自己的「本位」上。

白千層的花一開,滿樹千枝萬枝小毛刷,目不暇給,極其美麗、極其溫柔、極其優雅。在人群中打工的白千層,何嘗不是?他們的笑容比一般人更燦爛、態度更和善、身段更柔軟。儘管他們可用傷痕博得同情、以缺損換來資助,不過,大部分白千層,選擇以自身生命力的強韌,對抗命運的挑戰,活得如此昂然、如此大氣、如此不受命運擺弄。

20180824_傷痕蛻皮白千層圖四.jpg

白千層的花葉可提煉出一種芳香精油,具有抗菌、消毒、止癢、防腐等作用,是洗滌劑、美容保健品的主要原料之一,需求廣泛。白千層人彷彿白千層樹,無懼生命的狂風暴雨,仍然想盡辦法榨出甜蜜汁液。

老邁的我,是不是可以把自己預備成白千層?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