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葉五寸荷花嬌  貼波不礙畫船搖

1070525_曖曖荷花圖二.jpg

常常異想天開,想著上帝創造萬物,無論植物或動物,是否都是上帝啟示的教材,引領人「見賢思齊」。

除了幽幽的苦楝、身邊的扶桑,教會也常可看到曖曖的荷花。一位姊妹查經時坐在我對面,牧師講的,她手寫甚勤。我伏案讀經、間或筆記,累了抬頭小歇,總看見那位姊妹沉靜而秀雅的臉龐,雖有歲月痕跡,不減端正。她主責年長者團契,每季一遊,我曾經充當司機,載著年長兄姊走踏。有一次在三坑,團契兄姊盡情賞閱風景的秀麗、飽餐教會預備的餐點;她也帶動團康的活潑、領唱詩歌的「聖」情,那時的形象,與查經時大異其趣。

1070525_曖曖荷花圖一.jpg

荷花不張揚,曖曖內含光,卻總在必須引吭高歌時,繞樑三日。

另一位姊妹,和我一樣是教會關懷班黃埔第一期學員,每次上課,以及隨後的教會生活,都看見她匆匆而來、匆匆離開,幾年下來,照面機會不多,前陣子才得知她也主責社區的慕道友俱樂部,定期在教會聚會,由她與同工盡心關懷。儘管先生不贊同她老往教會跑,她仍盡了人妻、人母的重責,然後把生活中擠得出來的時間,完全奉獻。

荷花,曖曖內含光,秀外而慧中。

台灣南北各有大片、大片的荷花田,每到花季,整池的紅白相間、白裡泛紫,或淺黃,或艷紅,五「花」十色,把荷花田染得像百色在田中飛揚。而桃園觀音有一處荷花秘境,荷花池不大、荷花不甚茂盛,但池旁翠柳,襯托了荷花的絕倫,特別是遠望荷花、楊柳依傍,觀賞花語婆娑、柳意迴盪,有一種炎夏中無以言說、沁涼的舒暢。

荷花綻放自信的美麗,如蚌揉沙,把內孕的珍珠、曖曖的含光,優雅投射出粲然的光華。許多姊妹在教會寡少言語、聚會時平靜沉穩,她們坐著,就是一股穩定,當她們起而帶領,卻讓團契,靈命翻騰。

在風的吹拂中,荷葉會隨風起舞,甚至示人以反面,無視美醜。

荷葉其實不薄,但在風的迎送中,身段柔軟,風迎而擺動、風送而蘊藏。

荷葉架上的荷花,曖曖含光,等待有朝,迸射光華。

「萬事互相效力,使愛神的人得益處。」我竊想,萬物也互相效力,讓愛神的人得啟示。當荷花端肅,我們許以理解;當荷花翻騰,我們許以掌聲;當荷花疲倦,我們許以微風吹拂。

教會,其實也是荷花田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