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0693  

  一把稻,一碗米。

 

  L只剩稻子收割未拍到,幾次刻意去拍,不是太晚,就是太早,抱撼也遺憾。今天本來就懷著盼望出發,車行過新竹縣新埔鎮義民路,聞到水稻剛收割後的氣體,稻草的味道,驚醒嗅覺記憶。

 

  當然,是農會超市服務人員報信的。途中,瞥見中型卡車載著割稻機,立即掉頭「跟蹤」,還差點跟丟,幸好在附近水泥小徑,找稻也找到。

 

IMG_0600.jpg        

 

  路過的民眾,特地下田撥開一小欉稻子,說:「一把稻,一碗米。」 

 

IMG_0569  

IMG_0571  

 待收割的稻田,必須先在一方入口,以手工割稻,方便割稻機進入。割稻機最前方的尖狀,我想是用來叉開一欉一欉間的行列、縱橫。只見割稻機穿行入列、越縱破橫,機上,左邊稻草滾滾而過,等車後吐出時,已是攪碎的稻梗與稻葉,散落在地,而稻穀,暫時貯存;來回幾遍,再把稻穀,吐放在小卡車。

 

IMG_0657  

IMG_0581  

IMG_0662    

  

 小時,我們不是這麼收割,當時應該沒有割稻機。貧脊、狹小的稻田,恐怕也容不得機器。割過幾次稻,一不小心,稻沒割好,手卻割到,鮮血直流。手工收割慢,大家互相幫忙,午晚餐之間的點心,如米苔目、米粉和麵,至今垂涎。 

  趁機問了一下,由育苗至收割,約需四個月,四分地只有4萬多元收入,扣掉人工、肥料費用,已所剩無幾。沿路又看見多處收割,使用的割稻機,大小、機型、品牌有異。聽親家公說,收割時節,割稻機搶手,需排隊等割稻。如果一年兩收,割稻機忙碌時間,估計也不過30-40天。可見,無論農夫或開收割機,都很辛苦。為誰辛苦、為誰忙,下一餐吃粥或米飯,謝飯時,也可默默謝農夫。

 

IMG_0716  

  順帶提一下,新埔農會的「超市」,果蔬新鮮,有些長相不好,可判斷為有機耕作,且價格公道。L晚間炒了一盤青菜,齒頰留香。 

 

  每次看農田,都勾起視覺或嗅覺的回憶,齒頰間,則有味覺的回憶。視、嗅、味之際,想起崑濱伯、楊儒門、清大教授彭明輝,只能怪自己,理解他們太遲。 

 

  上帝創造天地,透過土地供應與哺育,那麼,土地豈可輕棄。

  感謝  上帝,謝謝農夫。一口飯,一世情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