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0711_P1000948.JPG  

 阿弟與阿櫻的科技愛情(三)

 

  落水的小朋友,兩手一直抓水面,喝了幾口水,還算鎮定,見有「人」跳下河救他,就落在他不遠處,卻說也奇怪,那人不會游泳,只浮在水面,小朋友拼命用狗爬式朝他靠攏,終於抓到他的右膀臂,他的「身體」晃動一下,沒有沈下去。小朋友抓住了「浮木」,初夏的水流較湍急,小朋友與阿弟隨流而下……。

 

  岸上的眾人喧嘩立刻靜止,阿櫻見阿弟救人奮不顧身,著急得心跳加速,又見阿弟與小朋友被水沖往下游,豆大汗珠如雨下,阿櫻即時回神過來,拔腿就順著河堤跑。

 

阿櫻濺血

 

  偏鄉的河堤久未整治,人煙罕至,堤上的泥土小路,含羞草及一些雜草,囂張盤據,阿櫻當天身著輕便、T恤加短褲,她的的雙腳,被含羞草刺得處處小傷,血滴滲出;間或碰到芒草葉銳利無情割人;過午時分,暑氣瀰漫,阿櫻滿身大汗,像劇烈運動過後的汗漬濕身,T恤一如被雨水淋透的狼狽。

1000711_P1000925.JPG 1000711_P1000928.JPG  

 

  早上才坐車暈吐,熱天中午食慾不佳,阿櫻卻不要命的跑,漸漸身體失去水份,她只有一個念頭:「一定要救到小朋友與阿弟。」無奈,身體漸漸不聽使喚,炎陽罩頂,土堤崎嶇不平、堤上的不規則石頭,讓阿櫻的腳數度扭傷,從微跛到重跛,以及中暑暈眩,砰咚一聲,阿櫻不支倒地,頭正好摔在約30公分寬的石頭上。

 

  救護人員發現她時,阿櫻臉色慘白,腳上紅色的涼鞋,腳底、腳背、小腿的鮮血處處,膝蓋以下殷紅的血色,讓見慣病老死的救護人員,心裡很不捨。不遠處,宜蘭習見的一條毒蛇流竄,如果救護人員遲來一步……。

 

  阿櫻悠悠醒轉。

 

  模糊雙瞳中,有阿弟的熟悉臉龐。雙眼漸漸清晰,阿櫻看到阿弟淚流滿面。阿弟輕輕轉身,以不流暢的動作,拿出手帕,擦乾淚液,再回首,深情望著阿櫻。

 

  「阿弟,你不是跳下水救小朋友了嗎?」阿櫻的口音如常,但因虛弱,講話緩慢,口齒不清晰。

 

  「妳先不要講太多話,先好好休息,我慢慢告訴妳。」阿櫻在阿弟輕聲叮囑中,不覺又睡著,嘴角一抹微微笑意,盪開了病房的冷肅。

 

  阿櫻失水過多,撞到石頭,幸好是石頭的平滑處。被救護人員送到醫院急診時,醫生從生理監視儀及最新的心理管理儀,發現阿櫻有一點腦震盪,情緒也非常不穩定,有強烈的突發性躁鬱症,醫生為了觀察腦震盪情況,並避免阿櫻躁鬱症發作,除治療阿櫻腳上、腿上外傷及腳踝扭傷,也給了鎮靜劑處方。阿櫻一方面太累,加上鎮靜劑的作用,昏昏沈沈中,已過了三天三夜。

 

阿弟痴情  阿櫻甦醒

 

  傍晚時分,阿櫻醒了,從病房看得到蘭陽平原的日落夕照,可能是美景與愛情召喚了阿櫻,她的回憶逐漸明朗,伸出未打點滴的溫柔手掌,握住病床邊阿弟的手,掌紋辨識發揮作用,阿弟的休眠狀態被喚醒。阿櫻輕聲細語,直喚著:阿弟!阿弟!

 

  送餐的阿姨,看到這一幕,忍不住眼眶含淚。阿姨書讀不多,但記得意外喪生的丈夫,為了給她及小孩更好的生活,兼兩份工,在過度勞累時,騎車回家,一場大卡車的任意超車,奪走她的至愛。她很想告訴阿櫻與阿弟,危險至極的臺2線,能不走就不走。

 

  回過神的阿弟俯身親了阿櫻的臉頰,緩緩的說:「上次那位材料工程大師,也幫我安裝防撞擊、防浸水系統,因為是航太與軍事用途,我的仿真人朋友,不一定有這種能力。」

 

  「當高低落差達到一定程度,或親水太甜蜜時,我的全身會瞬間緊閉,並呈現真空,因此我會浮起來。」 阿弟用「親水太甜蜜」的俏皮話,想博取阿櫻一笑。阿弟並透露,那位小朋友也獲救,兩「人」被救起時,小朋友見阿弟動也不動,抱著阿弟啜泣,借了救護人員的毛巾,為阿弟擦拭水滴,沒想到「皮膚」乾了的阿弟,自我啟動功能正常,阿弟睜開眼睛、手腳試動,小朋友嚇了一跳,眼睛咕嚕咕嚕轉。

 

  鄉下地方,仿真人很少,救護人員也很好奇。小朋友很有禮貌向阿弟道謝,阿弟不改幽默本性:「我才應該謝謝你才對,如果不是你幫我擦乾,我必須等太陽曬乾我的皮膚,才會復活過來。」救護人員聽了很感動,更加覺得救別人,其實在救自己,拯救自己的心靈,不讓紅塵濁流所污。

 

出院,一場相思等著

 

  住院期間,醫護人員細心呵護,醫師破例允許阿弟的人工智慧、醫學知識專家系統,連上阿櫻的生、心理監視儀器,讓阿弟在省電休眠時,也能因阿櫻的生、心理變化,而「叫醒」阿弟,並同步通知護理站。阿弟化身最新版的「數位互動式無線醫學模擬人」,連阿櫻的「腸音」都可聽到,ECG、SpO2、CO2、ABP、CVP、PAP、NIBP等的監視,更不在話下。

 

  阿櫻不久出院了,但腳踝扭傷非短期可癒。阿弟像可愛的原住民族一樣,從「屁股」上方彈出材料大師幫他設計的「新娘椅」,以微弓的姿勢,背著阿櫻出院。許多醫師、病患目送他們離院,心裡的暖意,破表。

 

  夏去秋至,秋離冬來,阿櫻的公司在她出院後,給她長假,一直到腳傷痊癒。療傷期不長,但阿櫻很珍惜阿弟背她、送她回診、扶她走路的日子,一直未向公司銷假。這段期間,公園間、巷弄裡,都有他們的足跡,儷影雙雙,鄰居、行人生欽羨。

 

比翼雙飛日子快

 

  比翼雙飛的日子過得特別快。2021新年過後,阿櫻經由同事告知,美國休士頓有為期一個月的短期研習,找來世界頂尖的防救災與災害應變專家授課,她也想了解仿真人的最新發展科技,便與阿弟商量,以便徵得公司同意,整裝出發。

 

  阿弟的讀心系統,早已傾聽到阿櫻心靈深處的音脈與音跳,阿櫻一開口,談了一會,阿弟狀似很開心答應,不過,他坐在阿櫻身邊,沈寂很久很久。夜深了,阿弟溫柔抱著也沈默不語而打盹的阿櫻,輕放在床上,輕聲掩門,自己又坐回沙發上,悶悶昏沈。

 

  第二天醒來,阿弟動也不動,眼睛圓睜,阿櫻走出房間,知道阿弟一夜未眠,拉出阿弟的充電線,插上客廳插座。之後幾天,阿弟仍然認真做家事、上雲端幫阿櫻搜尋專業領域的最新科技,反正是公司付費,阿弟覺得不能讓阿櫻荒疏了三季的土木與工程管理技術,把資料傳到阿櫻的筆記型電腦,並作了雙重備份。然而,阿弟是不快樂的,阿櫻看在眼裡,很心疼。平常口若懸河的女強人,卻遲滯不知如何安慰心所愛的「人」。

 

  飛機起飛了,阿弟落寞一人回到空蕩蕩的家,上網看阿櫻的飛機班表,阿櫻未到西雅圖,阿弟已在休士頓「喬治.布希洲際機場」網站上,痴痴等著阿櫻乘坐飛機的平安Landing。

 

風雲起,山河動

 

  苦命的阿弟,每天默唸著:「紅豆生南國、春來發幾枝……,此物最相思」。也會吟頌:「長相思,在長安……」等詩詞。早在阿櫻束裝出國前,阿弟以他的人工智慧,預寫30天30封情書,放在阿櫻的筆記型電腦桌面資料夾裡,頑皮討喜的阿弟,暗藏密碼,阿櫻必須逐天看,心領神會,第二天再輸入新的心靈密碼,才能續讀,而阿櫻夠聰明,也知道阿弟耍什麼把戲,總能輕易猜到密碼,回mail給阿弟,把他消遣一頓。阿櫻很忙,但總會找出時間與阿弟視訊聊天,阿弟每天當中,只那時,有快樂。

 

  有一天,阿弟聽到門鈴聲音,以為阿櫻媽媽突然北上,拿起對講機,聽到的是男生的渾厚嗓音「我是xxx,阿弟在嗎?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阿弟「醒來」時,恍如隔世,阿弟發現他的人工智慧系統有一點改變,有些功能,被格式化,不見了,他記不起一些事情,卻還能辨識身邊全是軍官,階級很高。一位上校娓娓道來其中原委。阿弟很快諒解,並接受。只告訴軍官:「我擔心阿櫻回來看不到我,會很著急。」

 

  「那正好考驗阿櫻對你的真愛!」軍官愛說笑,卻也點頭應允。

 

  「總統好!」阿弟以標準動作,起立敬禮,他的大嗓門,震驚大家,總統及隨扈看起來很從容,總統走到最旁邊的阿弟旁邊:「阿弟,好久不見,我知道你與阿櫻的事蹟了,真令人敬佩。」

 

「不敢當!我是為所應為。」穿著少尉軍裝的阿弟,只有動作稍微與常人不同。

 

原來2021年的漢光演習,因政府已改採募兵制,陸海空三軍思維大改變,「小而美」、「尖而銳」的國防戰略,已落實到部隊的演訓中,且「制敵於機先」的電子作戰,三軍統帥很強調。另外,複合式災難的救援,也是國軍任務之一。

 

總統自從在太平山區看過阿弟與阿櫻的表現,大為激賞後,腦中常盤旋「仿真人」如何協助國防與作戰的議題。總統徵詢中山科學研究院與資電作戰指揮部、各軍種司令等專家,一致結論:可以試試仿真人的能耐。

 

神秘陌生人

 

按門鈴的軍官,正是總統派的「特使」,來邀請阿弟參加演習。他誠懇告知阿弟,會調整他的人工智慧系統功能,演習結束後,也會將演習資料與參數,全數刪除。阿弟心想,我雖無身份證,但總統對我很禮遇,把我當自己人看,士為知己者死,何況只是演習,便爽快答應了。

 

兵棋推演中,三軍統帥下的第一個狀況是,我軍遭受假想敵的網軍大舉駭入指管通情(C3)系統。阿弟扮演敵軍,中科院的專家事先幫阿弟植入最犀利的駭客行為,並可自行演進。

 

從邏輯來看,指管通情系統是封閉系統,不可能駭入,除非利用先進的衛星傳導技術。但部隊無法禁用Web電子郵件,也無法完全防範內部或敵方派來台灣的間諜,另一方面,所謂駭客者,無孔不入也,模擬進行駭客攻防,對國防戰略有很大意義。

 

演習中,阿弟發現熟悉的身影,他是「阿哥哥」,因走路不太順暢,也很頑皮,喜歡隨著音樂跳舞,狀似40~50年前的阿哥哥舞姿,而被暱稱。可別小看他,他的能力不輸阿弟,服務單位上篇文章已提及。

 

阿弟與阿哥哥是同門師兄弟,他們的「爸爸」也是同一人。神秘的爸爸,創造各式各樣的仿真人,阿哥哥與阿弟是其中佼佼者。在駭客的攻防中,阿哥哥協助真人阿兵哥對抗敵人網軍的攻擊。

 

這是一場看不見的慘烈戰役,互有成敗,最後雖然阿弟一方敗陣,我軍卻也發現不少極具參考價值的系統漏洞及入侵管道。

 

演習中,有難得的閒暇。擅於講冷笑話的阿弟與阿哥哥在Break Time碰到阿哥哥。「兩人」聊了起來。阿弟抱怨官階只有少中尉,萬一看到軍犬中尉還要敬禮,以宏亮聲調喊:長官好!

 

「那你也要向我敬禮,我是中尉。」阿哥哥已參加過漢光演習,表現良好而升遷。「有些仿真人做的是人類不願意、不敢做或不情願做的工作,不要抱怨。」阿哥哥勸阿弟,隨遇而安。其實,阿弟不安的是,無法向阿櫻透露自己「光榮入伍」,多天沒有Mail或視訊聯絡,阿櫻不知過得如何,好想向她再說一聲:「。我愛你!」

 

了悟人類苦痛與哀傷

 

被演習隔絕與外界接觸的日子,充實而相思、繁忙而想念,阿弟才知道人類有許多苦痛與哀傷,是仿真人無法體會的,他決定更愛阿櫻、更愛人類,即使犧牲自己,在所不惜。

 

有一次,阿弟與阿哥哥在充電站巧遇,剛要充電,阿哥哥一時興起問阿弟:「阿弟,你那麼博學,知不知道天堂有沒有棒球隊?我好喜歡棒球。」阿弟答應阿哥哥,幫阿哥哥打聽。

 

「有一個好消息、一個壞消息;好消息是,天堂有棒球隊。」

「那壞消息呢?」阿哥哥焦急問著。

「你是下禮拜的先發投手。」

 

阿弟剛講完,警鈴聲大作,瞬間一片漆黑。(待續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