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00817.JPG  

  「玉,石之美者。」

 

繼續閱讀人生。二十幾年前,還是老三台(台、中、華視)時代,有很多次科技性質記者會,快結束時,總有一個瘦小、清秀身影,像精靈一樣飄到身邊(我很想用阿飄這個詞)。

 

知名報社記者與我坐一起,或分坐不同排椅的兩端,我們兩人是記者會主辦單位的鬼見愁,主持人常被問的無法招架。那時候,科技很艱深,很難懂、也很難寫,那位電視台記者,不知道是被分配到兼差「科技線」或自告奮勇,但採訪行程排太緊,總是在記者會即將曲終人散時匆匆趕到,厲害的在後頭,她會纏著知名記者及我發問(攝影停機狀態下),因為記者截稿時限緊迫、壓力較大,有時難免無法幫忙,我就成了「代罪羔羊」,最誇張的一次,被問了30分鐘許。

 

「清秀佳人記者」天資聰穎,問來問去,把我的壓箱寶都搬走了,記者會的精華被她啃食殆盡,無一倖存。

 

晚上看電視,哇!另兩台報導的都是主辦單位的通稿,她報導的,卻角度犀利,科技味濃郁撲鼻。我很佩服她。雖是淡的不能再淡的君子之交,後來我也不在採訪線上,但她躡手躡腳飄進會場,不恥下問、不畏疲累的精神,一直停留在我的心中最深處。L知道這個故事,她昨晚說:「有些人認真的身影,你會一輩子記得!」想想也蠻有道理。

 

沒幾年,「清秀記者」成為主播,一樣專業、一樣口齒伶俐,她飄進電視螢幕裡,準時出現在我的雙目中。我用眼觀察她、以耳聆聽她專業的進步,用心思索她成功的原因。

 

一度她婚姻不順,克服了低潮,轉進政府機關,現在是首善之都的一級主管。也許她已忘記我,20幾年未見,我始終懷著敬意與關心,然已兩忘於江湖。

 

幾年後,又有「漂亮寶貝記者」,出沒科技新聞界。有一天,一家超有名商業性周刊記者打電話給我,希望我「指教」她一些科技的知識,我哪有那個實力與膽量,後來念及進入社會的第二、三年,她的老闆曾載爛醉的我回家,因此勉為其難。

 

記得我們約在科技大樓對面的咖啡廳,一連七天同一時段,她掏光了我的知識庫,不論科技歷史、科技人文、科技黑幕、科技未來,因為她的為學而問、無畏艱深,我傾囊以告。當然,咖啡與甜點,我請客;男生不能讓女生買單啊!

 

後來她轉電視跑財經線,當記者、主播,分析起科技股的興衰起落,頭頭是道,反而我都不懂。嫁為國營事業第二代富貴人家後,相夫教子,寫書出書,曾躍上排行榜。

 

與另外兩位主播,說起來也都有薄薄淡淡的師生緣。我的生命中,有恩師,我不敢說,我也有「作育英才」的情操。只期許自己是採玉者,能在深山峽谷或荒野偏僻處,找到心中的璞玉。對於玉潤珠圓者,如微笑妮妮,則試著用快要腐朽的心神,刻畫她們(他們)的奮鬥歷程。

 

至今,我還在訓練當礦工或球探的能力,希望喚回自信,讓遠視、近視與亂視的我,仍能在燈火闌珊處,望見閃亮的珍珠,即使只是驚鴻一瞥,都好滿足!

 

張曼娟老師提到,「閱讀,是一種無聲卻龐大的靈魂蛻變。」用眼、耳、鼻閱讀之外,霹靂嬌樺今天說,更重要的,是用心閱讀。

 

人生歷程裡,很幸運的,我閱讀到「認真的女人最美麗」,改成「認真的男人最勁帥」,同樣適用。容顏極美時而老、花朵極麗時而凋,但智慧在皺紋悄悄爬上臉龐時而洶湧;聰明,在通達人情世故時,而光輝燦爛。

 

昨天才從文中得知,張曉風老師罹患大腸癌,晚間爬完格子,一一找出她的書,顧不得今早必須六點起床,在亦淚亦笑中,感念曉風先生的隔空教誨。我不是她的授業弟子,感覺比門生還親,因為,我幾乎默唸或朗讀過她每一篇作品。前些時日,她為保存濕地驚天一跪,像在我的心臟電擊,更加堅定我守護生態的初衷。

 

曉風先生說,玉是名士美人,可以相與出塵;玉亦是柴米夫妻,可以居家過日。老師的「玉想」一書,引導我探採人間的美玉,我確實也發現一些。

 

「玉也只是石,是許多混沌的生命中忽然脫穎而出的那一點靈光。」這是曉風師說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