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0708_圖_那刻突然喜歡夏天。.jpg

那刻,突然喜歡夏天。

冬天氣溫掉到攝氏十度以下,那刻,突然喜歡夏天。台灣許多人的記憶裡,夏天屬於成功嶺,在雄壯的答數與激昂的軍歌中,把成功嶺喊叫得更為夏日炎炎。夏天也屬於如幼苗初發的愛情(那時年紀小啊!),成功嶺的探親日,涼蔭樹下,一不小心就決定了終身廝守(南下北上那麼遠來探班,心裡總有愛情的炎熱)。

夏天屬於旭日東升、也屬於落日款款。夏季的太陽,起得特別早;夏季的夕陽,流連到很晚。

從日出到日落,我們是太陽的粉絲,現在叫做太陽「控」,太陽的魅力,萬般無法擋。

隱約中,太陽設定好鬧鐘,一震一響,從冷度舒適的涼被,將慵懶化為衝動,「衝」日出去。

    次數太多了,已不太會形容初陽的壯麗,只記得夏天的日出,

    讓海跟天,

    都闊氣了起來;所謂的萬丈光芒,一瞬爆開,在海與天的交界。

夏日的下午,懶洋洋,宜午睡、宜偷閒、宜無所事事、宜信步海邊看夕陽。   

    次數太多了,已不太會描述夕陽的瑰燦,只記得夏天的日落,

    把海跟天,

    都妝點了起來;所謂的萬道霞光,一瞬炸裂,在海與天的交界。

夏天多雨也多冰,剉冰、綿綿冰、四果冰,還有蚊子叮咬過、腳上的紅豆冰。總之,冰屬於夏天,誰說,夏蟲不可語冰?

夏天多雨、多淚也多汗,分不出是淚是雨,總之是揮汗如雨。誰說,只有冬天的眼淚最淒楚?

夏天多風,台灣的颱風、美國的颶風;風聚攏人的心,盯著螢幕,守望遠方、近處的親人,別來無恙?

喜不喜歡夏天的西北雨?來得猛、去得快,然而暴虐的西北雨,總伴隨著溫柔的彩虹橋。

喜不喜歡夏天的赤焰焰?罩住你、抱住你,讓你脫身不得,然而囂張的日炎炎,卻總在過後的晚間,抬舉碩大一輪新月,擄我心。

(我那個時代,有一首歌《淚的小雨》:分不出是淚是雨,淚和雨憶起了你,

憶起你雨中分離,淚珠兒灑滿地。……)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