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風景53.jpg

好幾次到臨時的停車場,並未劃框線,等到回來取車,發現車子出不來了。如果是一般的停車場,一個蘿蔔一個坑,大家都必須乖乖停在框線內,無法取巧,由不得便宜行事、更不許通權達變。

一旦畫下框線,管理者好管理,停車的人不怕開不走(除非特殊狀況,被白目的車主擋道)。

框,有支撐、保護、固定的意思,像門框、相框。人活著,有地理的框,框的最小一方,就是本地本鄉,這個區域,一旦離開了,大部分人仍然朝思暮想,即使走遍了天涯海角,一心猶念落葉歸根。

社區對面的早餐店,收養兩隻鸚鵡,一早起來很有精神,又叫又跳,大概只能展翅、無法飛騰,終其一生,可能都要在鳥籠裡度過。有時候和鸚鵡打招呼,看到它們鳥居,想到人的繭居、膠囊居。人,何嘗不是住在框框裡?

時間的框,可能是一秒或幾分之幾秒,跑百米的運動員,為了搶快零點零幾秒,耗用了人生最精華的歲月。計程車司機的時間框,以分鐘或以小時計,一般人的時間框,以半天或一天計。每個人在時間框裡被困住、被拘束;也在時間的框裡,得到柴米油鹽、休養生息。

紅綠燈也是框,框住了行人、車子的行止,只要按照燈的指示,雖不敢保證沒事,至少涉險的機率少了很多。這種框,有限制的作用,也有保護的功能,在不便的限制中,提供了無形的保護。

被地理的框,箍得太久,想到外地、他國透透氣,也只是換了一個更大的框,或許因為人生地不熟,更身不由己、更身歷險境。被時間的框,掐得太久,想突破時間的桎梏,例如超時、熬夜、加班、流連,結果招惹到另一個可怕的時間框副作用:疲勞、軟弱、渙散、失神。法令的框就不用說了,違法不遵的下場,悽慘啊!

陶淵明的《飲酒 其五》:「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。問君何能爾?心遠地自偏。採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山氣日夕佳,飛鳥相與還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」

說不定,框是可以悠然處之的。

地理的框,安之若素,心遠地自偏。

時間的框,氣定神閒,而無車馬喧。

法令的框,謹守遵行,欲辯已忘言。

又說不定,框是可以穿越的。

地理的框,可藉旅行超越,但須充分準備、作好功課。

時間的框,可藉從容穿越,不必焚膏繼晷、三更燈火。

法令的框,則以泰然跳脫,多些安分忍耐、少些抱怨。

至於死亡的框,只能靠信仰突破:與主同死、同埋葬、同復活。

(後記:金庸小說裡有一位老頑童周伯通,被黃蓉的父親黃藥師長期拘禁,閒來無事,後來練就左右互搏的功夫,左手與右手對打,不假他人,就可以練功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爾格
  • 先生,您好!

    我不是很懂各種框,但是我相信不能貪圖自己的方便,而危害到別人。
    "自由,是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才是真自由。"
    如您所說,框是可以悠然處之的。
    老頑童雖然隨興,但是他活在自訂的框中,不叨擾別人。
    我喜歡他一手畫圈,一手畫圓的功夫(這是他吧?不大記得了,哈!)
  • 爾格:您好。

    謝謝您理解我的意思,也把老頑童周伯通的心態與修為,詮釋得這麼入木三分:「他活在自訂的框中,不叨擾別人」。

    至於他如何左右互搏,已經記不太清楚了。

    但我很羨慕能把一個概念,提出兩種完全不同見解的人。

    謝謝您!

    傅鴻雪 於 2018/06/23 21:55 回覆

  • 爾格
  • 對不起我打錯字。

    是一手畫圓,一手畫方。
  • 幾何
  • 傅先生 您好

    如您所言,這世界有著形形色色的框架。

    心理的框架,是人的基本核心價值,卻也是限縮自己思考範疇。

    如何能既保住核心價值的同時又能自由思考?

    隨心所欲,不逾矩,還是在一框架之中,是不?

    您這篇文真讓我深思,妙哉!

    謝謝您^^

    平安喜樂!

  • 幾何:您好。

    經過十天思索,我還未想通,您這是大哉問。

    謝謝您誘發我的再思考,請容我想清楚,或回應,或以您的大哉問文引子,再寫一篇。

    總之,非常感謝。

    傅鴻雪 於 2018/10/05 16:3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