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0331_紫藤圖五.jpg

初識紫藤花,是在政大校園的一處,趁著初春晴朗、沒有事先規劃,不小心就闖進紫藤的世界。看到紫裡透白、白裡泛紫的紫藤花,儘管事隔多年,還記得當時一見鍾情的感動。

1070331_紫藤圖二.jpg

紫藤花約莫與流蘇、木棉同期,彼此競豔。說是競艷,可能粗俗一些,紫藤與流蘇柔美含蓄,而木棉陽剛奔放,或者可說是選美(紫藤、流蘇)與健美(木棉)的競逐比美。

然而,紫藤與流蘇、木棉不同,紫藤是藤,必須攀附而生,流蘇、木棉卻可以自行獨立昂首闊步。

1070331_紫藤圖六.jpg

政大架了藤架,以木為質,略加設計,便成為紫藤的攀附。棚架的橫、直間隔,或橫與橫、直與直的間隔,或橫與直的巧為接合,似乎是很大的學問。間隔太寬,如果紫藤生長不若預期,顯得稀稀疏疏,即無數大為美的意境;若間隔太宰,紫藤大茂,花與花也會擁擠不堪;如果橫、直接合失去藝術,則讓紫藤黯然失色。

還真是有設計的巧思,政大的紫藤花架,像善體人意、通情達理的房東,提供了紫藤的恬然居宿。紫藤在這樣的居所,看得見陽光、有伸展的空間、可盡情綻放。在紫藤花與花架下,從隙縫看藍白的天空,如果微風稍起,映襯花架古樸、紫藤搖曳,那可真是一首絕佳的花間詞。

P_20180324_095501_vHDR_Auto[1].jpg

想必紫藤一定需要有所攀附,野生的紫藤,自然尋得到依附;栽種的紫藤,則主人必須為紫藤張羅住居,讓紫藤任意攀爬。有些主人家,以塑膠或鐵質為架,同樣是紫藤,就少了一份逸趣、褪了一份瀟灑。

P_20180324_103041_vHDR_Auto[1].jpg

有時候,人生也像紫藤,倘若無可攀附,就如同花架頹廢的紫藤,再美麗,也只是地土上的爛漫一堆。

更多時候,人生就是紫藤,無法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,豐茂而美,必須有所依附、有所依靠、甚至有所寄生,方能恣意攀爬,展示一季的璀璨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幾何
  • 傅先生 您好

    花草的生存姿態各異,就如人生百態,都有著對生存的執著。

    有時在想,生存的目的與手段,單純只是為了活著? 而活著是為了甚麼?

    是心底的慾望與夢想? 還是為了更崇高的情操?


    植物不像我們人類這麼複雜,單純只是為了繁衍吧,如是想著。

    植物缺乏不了土地,水及空氣與陽光。人們需要的,除了這些,需要的更是更多。

    生命的本質若是單純,那人類的慾望使其複雜了。.......


    我想,世間萬物(包含了人們)在生存面前,都需要勇氣與毅力和任性吧^^

    謝謝您這麼好的分享^^

    祝福您闔家 平安喜樂




  • 幾何:您好。

    至為佩服您洞察世事,對人生以及萬事萬物,有著敏銳的觀察。

    從小我就與生活搏鬥,童年的時間幾乎都在為「下一餐」而奮鬥,一直到國中,才理解「死亡」這個大哉問。信主以後,堅信萬物為上帝所創造、萬物為上帝所管理,而生命的本質源於上帝,我就很少思考生命的議題。對我來說,命是上帝給的,祂也會收回,無從改變祂的時間表。
    若脫離信仰的層次,我很認同您的灼見,生存,需要勇氣、毅力與韌性(您這個詞用得真好),而活著,免不了有慾望與夢想,在關鍵時刻,一般人也會有高貴情操。
    您的留言,於我而言,是很寶貴的開啟與教導。謝謝幾何。

    傅鴻雪 於 2018/04/06 19:34 回覆

  • 幾何
  • 是韌性,而非任性。

    在此更正,謝謝。
  • 雷泥鰍
  • 泥鰍也是在好友這才開始認識紫藤...
    為了生存...依附攀爬...
    在人的世界更是常見...
    最近對於這樣的感觸頗深...
  • 泥鰍好友:您好。

    謝謝您的留言。我仔細揣摩,理解您的意思。
    攀附,如果是攀權結貴、鯉魚躍龍門,就不太好。

    可是,生活中有許多相互依存,我們需要買食材或三餐,必須靠農夫、靠菜販、靠小吃店或餐廳。
    小孩要得到良好教養,必須靠像您這樣的好老師。

    如果相互依附,可以讓彼此更溫暖、生活更便利,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  傅鴻雪 於 2018/04/12 15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