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5025_  

 

格友「幾何」在拙作:「在最粲然時,殞落」,留下了以下的跫音: 

  「看見桐花之美,讚嘆造物主之神奇,卻也有著生命殞落姿態之美。

   美是一種心靈主觀意識的感受,人一出生開始受著環境、父母、教育所給予的價值觀,構成了內在的邏輯思維的系統,我們往往在這內在的慣性思維裡做思考與選擇。

    如何跳脫這樣的慣性邏輯思維來思考與判斷,確實需要自我內在的省察和勇氣。

    生命的主觀性和旁觀者的角度來觀之,卻有著大異其趣的存在。

    該以何種姿態來告別?又該在何時告別?讓人想到生命的主觀意識與客觀因素。

    生命之美,又該以何種角度來思考呢?」 

 

    「幾何」令人思之再三的留言,至少涵蓋美學、哲學、神學的範圍,尤其是生死學,不是我這個淺腦袋可以回答的。因此,容我用幾個觀察,試著以管窺天。 

     四、五年前,經常被送急診,為了治療左手食指,幾乎有半年,需要到復健診所。有些中風的長者或車禍的傷者,由外籍看護或家人陪同復健,他們一舉手、一投足,都非常吃力。那段期間至今,我特別感受到  上帝的恩典,  上帝造人,而人體何等奇妙,妙不可言,也妙不可傷(受傷),一旦受傷,想回到當初的自己(flesh),需要漫長的時間、無窮的忍耐,甚至徒勞無功。我的左手食指最後一截,仍為半麻痺狀態,就是一例。 

    在復健診所那些同伴,至少他們的心志非常堅強,看著他們吃力的,把輕輕的杯子,從這端拿起,放到近近的(約只有30公分)杯架上,竟是如此艱難,甚至汗流滿面。正常、健康時的尋常小動作,如登蜀道,難於上青天。而他們甘於忍受痛苦、異樣眼光,最多發洩一下小脾氣。我聽見,或我看不見的,另外有很多患者或傷者,放棄了復健,於是身體迅速萎頓,……。 

    看見過的生命勇者,或看不見的放棄奮鬥,都有各自的選擇。 

    有些花,非常美,經不起風雨摧殘,像流蘇。

    有些花,也很美,但歷經風雨,越開越璀璨,像街邊公園的阿勃勒。

    有些花,中等之姿,然四季常開,如木槿(扶桑),如杜鵑,如路旁的野花。當然,木槿、杜鵑、野花,有的也美麗逼人。

    如果到便利超商,仔細觀察一下,服務態度一流的,通常是略顯肥胖、稍微矮小或長相有點抱歉的,男女皆然。他們以生命的謙卑,超越了生命的美中不足。套用哲學老師的話,反之,亦然。 

    「幾何」是L和我的共同格友,L要我寫輕鬆一點,不宜嚴肅。其實,我很喜歡開玩笑、有時開過頭,但碰到「幾何」的分享,其實耍冷不起來。4月底,L到美國,我一個人散步,目睹周遭景物,突然打油詩的詩興大發(冏):

 

    雨打流蘇已殘

    老街桐花初綻

    若問杜鵑何處

    溪邊兀自孤單 

 

    到了打包的年紀,一朵落花、一片枯葉、一條翻白的魚、一個被輾過的生物殘跡,都震顫。生命有許多不解、生活有諸多難處、生機有甚多枯黃。 

    因此,需要百年思索。

 

   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傅鴻雪 的頭像
傅鴻雪

在指望中要喜樂 / 傅鴻雪的部落格

傅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幾何
  • 傅先生 您好

    謝謝您的分享

    您的文章啟發了我的思考,這對我而言,是非常棒的事情^^

    很感謝上蒼的安排,

    讓我能在格海裡遇見您和L女士.

    謝謝您們.



    我是個喜歡胡思亂想的人

    您不用太在意.

    我總覺得"生命自有出口"

    曾有一位信仰是基督教的朋友對我說"上帝的任何安排都是最好的"

    雖然我不是基督徒,然而我明白生命中的際遇,以歡喜與感恩的心去迎接和接受.

    每一際遇都是讓生命的靈性有著啟發性.

    如何看待"際遇" ,也考驗著人的心性與智慧.

    年歲增長,"尊重生命",不再是如此淺隘,而是心底深深升起的信念!!

    百年思索,對我而言是美好與對生命無止盡探索........

    謝謝您,非常感謝.

    祝福您 闔家平安喜樂!

  • 幾何:您好。謝謝您!

    您的留言,對我而言,是很棒的學習。從彼此的對話裡,找到更深的生命底蘊。抱歉的是,很多哲理,我不明白,而且恐怕一生一世都難以明白。

    很喜歡您「尊重生命」的信念,也十分認同「生命自有其出口」。

    「際遇」對基督徒來說,就是 上帝的命定,我們依靠上帝白白給予的恩典,來迎接每一個欣喜或憂傷。您提到,每一際遇都讓生命的靈性有著啟發性,忝為基督徒,我們甚至還需要靠不斷的操練,來促進靈命的成長。

    再次謝謝您!

    您的人生哲學,幾近於道。祈求
    上帝賜福於您及家人

    傅鴻雪 於 2015/05/24 16:54 回覆

  • 雷泥鰍
  • 就如好友所說...
    很多事...很多哲理...泥鰍也不明白...
    恐怕這一生都很難明白...
    阿兄的離開給了泥鰍的人生開了一扇窗...
    看見自己從來不曾看見的風景...
    泥鰍試著改變...試著走出窗台...走進生命...
    阿兄也是泥鰍生命裡的天使吧...
    就像在部落格裡...讓泥鰍看見更多可能與不可能...
  • 泥鰍好友:您好。謝謝您!

    有一位開明的牧師教導我們:「我們身邊每一個人,都可能是 上帝派來的天使(在瞬間或一段期間間中擔綱天使的角色),包括家人、親朋、同事、鄰居等。」只要是提醒、扶助甚至當頭棒喝我們的,就是天使。您的阿兄,當然是天使。我也相信他的靈魂在天堂。

    您的氣度廓然、思想縝密、有濃厚的人文關懷,敬祝您
    看見更多原本沒看見的。
    看不見,原來看見的。

    也祝福您的人生風景,氣象萬千。

    祈求
    上帝保守魚家興旺悠游

    傅鴻雪 於 2015/05/25 11:10 回覆

  • 昀
  • 您這篇文章讓我一下子聯想到 "潛水鐘與蝴蝶" 這本書

    作者在即將面臨打包之際 卻超越意志力 完成寫作

    他離開後 留了一本好書給活著的人看

    我想...人的爆發力 是不是都在危命關頭時刻 才會發威?

    如果是這樣,那很可惜

    因為 活著 本身就應該具有極強大的爆發力

    或許是世界越來越迷惑 人心越來越軟弱

    在這個時代 葉子隨時都在落

    但 落的漂亮與否..我個人覺得很重要

    至少...不要都是空白的

  • 昀:您好。平安。

    您這樣的想法頗為激勵人心,我也十分認同。

    仲尼厄而作春秋。司馬遷也因宮刑,而發奮寫了影響後世千秋的史記。

    在生活困頓時,最有靈感,也最能激發本心的原初動力,以及強韌的生命力。當然,有時也會很沮喪,軟弱到不行。

    您的留言,非常有啟發性。人極為微渺,寫書或藝術創作,是留下一點微光,當微光,一個接一個、一代接一代,就
    會累積成文化與人文、藝術的光輝燦爛。我很有感觸啊!謝謝您!

    傅鴻雪 於 2015/07/26 08:54 回覆